没有“公主命”,偏害“公主病”:认不清自己的女人会输得很惨

浏览:4626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7日

《包法利夫人》是法国作家福楼拜的长篇小说,它讲述了一个农家女子幻想着当贵妇人的不切实际,最后在逃避现实中丢掉性命的故事。福楼拜说,“包法利夫人就是我。”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能从包法利夫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一个农家的女儿,在修道院受过贵族化的教育,读过许多浪漫主义小说,她瞧不起当乡镇医生的丈夫,梦想传奇式的爱情。可是她的第一个情人是个道德败坏的乡绅,第二个情人是个自私怯懦的文书。

她的偷情没给她带来幸福,倒给投机商人带来了可乘之机,使她成为高利贷者盘剥的对象。最后她债积如山,无法偿还。丈夫的薄产早已被她挥霍殆尽,情人又不肯伸出救援之手,她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只好服毒自杀。

这部经典也给我们每个人深刻的警醒:认不清自己的女人最后会输得很惨,不管是爱情还是生活,女人只有依靠自己才是最可靠的

01 沉湎于虚幻的少女

爱玛的父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,他有几个钱就送爱玛进入修道院接受贵族式教育,她对那里接受的“克制肉体、拯救灵魂”的劝悔并没有深入内心,反而是狂热而实际。

她一度沉迷于浪漫主义小说,脑子里充斥着都是月下小艇、林中夜莺、公子勇敢如狮,温柔如羔羊,人品无双,永远衣冠楚楚,哭起来泪如泉涌。

她认为这些小说中的生活就是自己以后的现实。她从十几岁就给自己种下种子,梦想着自己也能成为小说主人公那样的命运,有富有潇洒的男人追求爱慕,过着骄奢优雅的生活。

想起了武侠小说中那些为了练就奇功而走火入魔的人,爱玛何止不是对于虚幻的浪漫入魔太深。她看不见现实,看不清自己,也没有思考人生和命运的能力。

“爱教堂为了教堂的花卉,爱音乐为了歌的词句,爱文学为了文学的热情刺激,反抗信仰的神秘,好像院规同她的性情格格不入,她也越来越愤恨院规。”“她看惯了安静的风物,反过来喜好刺激。她爱海只爱海的惊涛骇浪,爱青草仅仅爱青草遍生于废墟之间。”

爱情对她来说,是美好的宿命,如果没有到来就是生命的缺憾。她注定要为了遇见浪漫生活而翘首等待。

夏尔,一个给她父亲治好腿伤的医生,让她误以为是曾经认定的爱情。

可是,夏尔是一个平庸的乡下医生,他没有才艺,也没有财富,不浪漫,也缺乏魅力,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爱情梦,在婚后的现实生活中破灭了。

她为之神往的那种爱情,需要庄园、别墅、高车驷马和华美的衣着打扮作陪衬,缺了这点富贵气,“爱情”便失去了光彩。

然而,爱玛嫁给的是一个乡下医生,而不是贵族王子,她不甘心就这样当一个乡村医生的太太,不甘心就这样与富贵生活人梦两隔。

认不清现实和理想的差距,寄希望于爱情改变命运,就是这颗有毒的种子让爱玛一生都在疯狂地追寻虚幻的爱情,追求不现实的虚荣。

02、内心浮躁看什么都不如意

身边的丈夫不能满足爱玛的虚荣和浪漫情怀。她对日子感到厌倦,“忧愁就像一只蜘蛛,在她的心灵各各幽暗的角落,无声无息地结着网。”

她遇到年轻的见习生莱昂,与他谈论诗歌与旅行,像个人像是找到了知己。但是她克制着自己与莱昂保持着距离,她想做一个好妻子,好母亲。

可是,当莱昂离开她之后又懊悔,好像牺牲了很多,放弃了寻求爱情的机会。对肉体的需要,金钱的渴求成为心底的痛苦。

“一盘菜做坏了,或者一扇门没有关严,她就有气;想起自己没有丝绒衣衫,幸福插翅飞过,想望太高,居室太窄,她就难过。”

但是,夏尔对这一切都没有觉察,他照常过着日子。爱玛开始怨恨丈夫,感觉生活是一片虚伪,并不是真实的舒适。

内心的欲望和压抑让她不快乐,不快乐的根源就是认知偏差,对现实的视而不见,对爱情的盲目痴狂。

爱玛受不了平淡如水的生活,她整日想着就是庄园,古堡,舞会,音乐,她中了一种毒,对富贵和爱情的执念。

爱玛生下一个女儿,将她寄养在别人家里,一个母亲将自己的亲生孩子置于一边,只顾盲目地和情人幽会,谈情说爱,幻想逃离现世生活,成为一个有钱人的富太太。

这样的妻子或者母亲不是不称职,而是太偏狂。她将拥有的生活都赌气似地推开,打碎,反而去信任虚假的情话。这不是为了追求梦想的明智的途径,而是近于癫狂。

我们都不甘于自己平庸的生活,也想住上豪华舒适的大房子,说旅行就旅行,体验各种美妙的生活方式,可是,如果自己不努力,自己没有能力,这些都像是镜中花水中月。

不要幻想着爱情能够拯救自己的命运,除非你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。“你的才华要能撑起你的梦想。”

03 对待爱情,飞蛾扑火

爱玛一边克制着自己,想要努力做一个平庸优雅的太太,但是她内心的欲火是无法熄灭的。压抑越久,一旦引燃就越不可收拾。

乡绅罗道尔多是一个风月老手,他一眼看穿了爱玛眼里透出的不安分的光。男人的征服欲让罗道尔多对爱玛打起了注意,想要玩玩这个颇具姿色的医生太太。

他用虚情假意和甜言蜜语毫不费力地吊起了爱玛的骚动之心,又欲擒故纵将爱玛牢牢捏在股掌之间。

爱玛当了罗道尔多的情人,她那压抑的感情一旦涌出,欢悦沸腾。她们沉入新欢,海誓山盟,不见面的时候每天写信。

爱玛早晨天不亮就踏着草地,沾着露水,赶往情人的住宅幽会。罗道尔多还在睡觉之际,她像春天的早晨一样来到他的房间。

过了新鲜劲儿以后,罗道尔多渐渐对爱玛冷淡起来,而爱玛一味陶醉爱情其中,将之是为生命,罗道尔多让她感到恐惧。

罗道尔多早就想着如何甩掉爱玛,可爱玛却傻傻地一再要求他带自己私奔。在约定离开的最后期限爱玛受到了一份绝情信,罗道尔多甩掉了爱玛。

她生了一场大病,差点死掉。

养好病之后,在丈夫的陪同下她们去巴黎散心,遇到了早年的莱昂。此时,莱昂已经不是初入社会的青年,他为了内心的执念展开追求,爱玛又陷入了情爱的纠缠之中。

此时的爱玛不仅没有接受惨痛的教训,又将自己当成赌注压在了对爱情的追求上。她面对莱昂,心里想的不只是他本人,还有对情爱的虚幻影像

不久后,爱玛接到一张法院的传票,要求她在24小时内交齐8000法郎的欠款。当初的情人都逃避开,没有人帮她,怀着痛苦和绝望,爱玛服下了砒霜。

爱玛的悲剧在于看不清现实和虚幻,认不清自己的能力,她总是幻想着天降幸福,却不知道珍惜实实在在的生活。

她飞蛾扑火般地寄希望于爱情,做着不切实际的梦,幻想着自己飞上枝头就能变凤凰。这里有原生家庭的影响,也有个人的因素。

没有思辨能力,只是把虚幻当成日子,就像是沉溺于网络游戏里的人,过着虚拟的生活,丧失了对生活的感受力,犹如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。

主营产品:化肥,分析试剂,HDPE,其他醇类,植酸及盐,其他烷烃,其他芳香烃,EPM,其他烯烃,LDPE,丁苯橡胶,PA再生料,LLDPE,其他醚类,ABS,苯酚,三聚氰胺,PC,PA66,焦化二甲苯,PET,硬脂酸及盐,其他再生塑料,氨气,环氧树脂,切削油、切割液,PVC,PP,其他有机化学原料,硫酸,燃料油,天然气,沥青,乙酸/醋酸及乙酸/醋酸盐,二乙胺,三乙胺,溶剂油,库存化工原料,GPPS,一乙胺,生物肥料、生物制剂,更多 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