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没有过别的国家 可以这样由呼吸

浏览:2926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9日

我们没有过别的国家 可以这样由呼吸

华士珍

我们没有过别的国家,可以这样自由呼吸,解放初流的苏联歌曲中,最有名的除了《共团员之歌》和《喀秋莎》之外,就是这《祖国进曲》了。全篇歌词记不上来,但开的句却记得很牢:

"我们祖国多么辽阔,它有数野和森林。我们没有过别的国家,可以这样由呼吸"

那时我刚念初,对于由呼吸的含义并没有真正理解。以为苏联国辽阔 ,有千多万平公,像伯利亚那种地,森林遍布,杳烟,空 然清新,呼吸也就由通畅。

带着羡慕的情唱这句,是因为我当年住读的浦东陆中学环境差。学校地处桥,70 年前的桥还是落后的农村。学校四围都是农,照说也应空清新, 但那时却没有清新的感觉。学校往北约 2 公是浦江,江对岸便是杨浦业区, 国棉 17 、19 ,还有许许多多叫不出名的。有资料记载,1949 年,杨浦 业区有近千家企业,职近万,其产值占全市的 20%,占全国的 5%。最有 名的是杨树浦发电,那百多的烟囱昼夜不停地吐着烟。现在的眼光来看,20 多万瓩的发电能算什么,但当年已是远东第,105的烟囱也是远 东第,是上海最的标志物。学校离业区的直线距离只公,那百座烟 囱所散发出的烟雾,还能让你有空清新的感觉么。(照为新中国建前的杨浦业区)

所以歌词中的这句就记得特别牢,很羡慕苏联的辽阔,可以由通畅的呼 吸。但后来知道理解错了,因为歌词中还有些话根本不是这个意思。

"打从莫斯科到遥远的边地,打从南俄到北冰洋,我们可以由来去,就是祖国的主。各处活都很宽由,像那伏尔加直泻奔流""世上再也没有别的,更我们能欢笑"。

原来所谓"可以这样由呼吸"是喻,歌词是在讲苏联享受着泛的由,是世界上最幸福的。后来我们看苏联电影《幸福的活》,镜头 到的是集体农庄的庄员开着拖拉机欢快的活,庄员们唱歌跳舞,睑上洋溢着幸 福的笑容。看,就想着"苏联的今天是我们的明天"的话,计算着要过多少年才能过上苏联的活。

但才过年,1956 年,苏共召开"",赫鲁晓夫作秘密报告,揭露了 斯林时代的幕。消息点点透露出来,越来越使吃惊。

这是指发在上世纪 30 年代的“清洗运动”。在这场清洗中,1934 年出 席联共(布)第七的 1966 名代表有 1108 因反命罪被逮捕,七选出的 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共 139 ,80%被逮捕,并且全都被处死。列宁在世时的最后届政治局委员,除斯林外,其他 5 :加涅夫、季诺维也夫、朱可夫、布哈林全都被处决,托洛斯基遭流放,后来在墨哥被暗杀。1935 年进 委员会(即后来的部会议)的 26 名委员中有 20 被处死,活下来的只有莫洛托夫、卡冈诺维奇、伏罗希洛夫、扬、安德烈耶夫和李维诺夫 6。

军队遭受的打击更。5 名元帅中,图哈切夫斯基、布柳赫尔、叶罗夫遭 枪决,留下的是骑兵元帅布琼尼和伏罗希洛夫。级集团军司令 4 中的3 名, 级集团军司令 12 全部,67 名军中的 60 ,199 名师中的 136 都遭枪 杀。这是希特勒敢于进犯苏联,也是卫国战争初期红军失利的个重要原因。3 名元帅中的布柳赫尔就是中国熟悉的加伦将军,1924 1927 年北伐战争时间出任蒋介军事顾问。1939 年蒋介向苏联提出,希望加伦再度来华,帮助中国抗战,但被告知已去世多年。

有估计,清洗时期全国被捕的有 600 万,其中 300 万被处决,100 万不知所踪。这还只是不到年的时间。也就是,在斯林时代,很的段 时间是处于恐怖的状态,们不敢说话,翼翼。早上去上班还不知晚上是否能平安回家。布哈林写好遗嘱后关照其夫,要将遗嘱背诵,熟记后烧掉,等到 平反的天,再公布于世。现在我们看到的《布哈林遗嘱》也就没有字的记录。

所以我在唱这歌时候,连苏联上层的物,如莫洛托夫、扬他们,都如履薄冰,处处谨慎。那么可以想,苏联并没有像歌词中说的那 样,"可以这样由呼吸"。

现在对赫鲁晓夫的评价,众说纷纭,仁者仁,智者智。但对于他揭露、 批判斯林,很少持不同意。泽东讲他"揭了盖"、"捅了漏",对于 他揭斯林的盖,也是赞同的。于"捅了漏",是指事先没有向兄弟党通报,弄得家措不及,引发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混乱,导致后 来发波兰、匈利事件。但话说回来,批判斯林,苏共内部还有不同意, 如果去和匈利的拉科、波兰的鲁特这样的商量,能做得通吗?批斯林 也就是批拉科、批鲁特。赫鲁晓夫采取这样的式,有他的考虑。于赫 鲁晓夫因其他错误导致下台,则是另个问题。

歌词说的是政治态。现在我要说的是理状态,们能否由呼吸。这是 由新冠疫情引出的话题。去年 1 开始的新冠疫情改变了整个世界,先受到影响的是们的活式。们的常活与罩连在了起。过去戴罩是种 特殊状态,医院的医,有些的,实验室操作员等,是业的需要。还有沙尘暴,的烟尘、有害体,汽尾等导致的污染,也迫使们 戴上罩。多年来经过治理,情况在好转。天更蓝,更清是总的趋势。现在遇到的是特殊的情况,不是治理能解决的。对新冠病毒,类只能防,只能控,群防、群控、群治。现在有了疫苗,就疫苗来防控,但罩还是离不了。据统计, 我国去年 3 年底的 10 个内,出罩 2242 亿只,价值 3400 亿元,相当于给地球上的每个提供了 40 只罩。光出到美国的就是 350 亿只,等于给毎 个美国提供了百多只罩。

戴罩然不舒服,其实拿过去的罩和现在这种薄薄的罩相,现在的罩已不能算回事。也还是个的点经验。还是 1958 年热天,六、七、三 个,学校让我们去杨浦区的中国纺织机械劳动。分两个部分,阳路的,河间路的翻砂。我被分在翻砂的整段,做滚筒。翻砂出来的另件要去(即去砂),将这些另件置于滚筒内,利离的原理将砂去掉。间内尘雾迷漫,热浪滚滚,室温有时到 40 度,滚筒内发出的声响,让对 讲话都得提嗓。纱制罩有好层,戴两个都不顶,毎次吃饭前都得先清 洗腔。年累肺部肯定受到影响,不少师傅的肺都有问题。1960 年去顺昌机器劳动时,因为是在间,只要戴只罩,舒服多了。再以后,除冷 天骑,迎着北,才戴罩。现在不是防尘,也不是御寒,是防眼看不, 却是在空中浮游着的新冠病毒。论何时,只要不是旷野,凡有群的地, 天再热,也得戴。

国从来较听话,这是外国,特别是弄不懂的地。党中央号 召,政府声号令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有说,这是囯具家国情怀。也有分析,这是我们化基因中的优秀成分在起作。以儒家为主体的中国化和集 体,有群体意识,和化的強调个体不同。我们看来简单的件事,却不容易做到。戴罩就是这样,"为什么要戴,这不是限制个由吗?"再碰到像特朗普这样的刺头,将戴不戴罩搞成是否政治正确问题,这就可救药 了。美国和有些国家疫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,完全是为的。据统计,现在全球确诊数已接近 19000 万,累计死亡数超过 400 万。确诊数超过 3000 万的有美国和印度,巴已接近 2000 万。这个国家每天的确诊病例不是超过 2 万、3 万, 便是 4 万、5 万。美国的累计死亡数已超过60 万,印度超40 万,巴超 50 万。排在后的确诊数超过 500 万的是法国、俄罗斯、其和英国。我国现在确诊 病例为 11·9 万(包括境外输),亚洲的巴林、卡塔尔、蒙古,欧洲的陶宛、 阿尔巴尼亚这样百万左右的国家还要少。我国的累计死亡数为 5500 多 (包括境外输),低于像欧洲的爱尔兰、北其顿,亚洲的以列、黎巴嫩这 样的百万的国家。我这样不厌其烦的记录这些数据,绝丝隔岸观、 幸灾乐祸的理。佛陀教我们慈悲为怀,要普渡慈航。千多年前先贤先哲告诫 我们:"饥饥,溺溺"。把家饿肚认作是饿肚,将别落 认作是陷溺。即使武汉疫情严重时,某些政客曾隔岸观,幸灾乐祸, 但我们不到冤冤相报。80 多年前主席在《念奴娇·昆仑》中曾写下这样的词 句:今我谓昆仑,不要这,不要这多雪。安得倚天抽宝剑,把汝裁为三截:截遗欧,截赠美,截还东国。太平世界,环球同此凉热。"这是何等博的胸怀!

去年4 武汉疫情得到控制后,全国绝部份地区,们的活基本正常。最近有报导,国内旅游业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正常状态。反观国外,去年三 以来,这年多的时间,全球相当部分地区,被恐怖的氛笼罩着。可以这样说,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,像这样不能由呼吸的时候。这时我就想起了那句歌词:"我们没有过别的国家,可以这样由呼吸。"虽是简单的句歌词,但我这样说,这样唱的时候,内充满着种豪感。因为我们毕竟不是三百万的个国,是超过 14 亿的世界第国。能让 14 亿都能在正常的状态下作和活,不能不说是个奇迹。创造这个奇迹的,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量中国共产党和英勇伟的中国。有这样的党,有这样的,我们就有理由相信,我们定能战胜切困难,实现我们族的伟复兴。

2021 年 7 14日

照片由作者提供

编辑/排版 家灵

坚持是一种信仰,转发是最好的支持!

主营产品:化肥,分析试剂,HDPE,其他醇类,植酸及盐,其他烷烃,其他芳香烃,EPM,其他烯烃,LDPE,丁苯橡胶,PA再生料,LLDPE,其他醚类,ABS,苯酚,三聚氰胺,PC,PA66,焦化二甲苯,PET,硬脂酸及盐,其他再生塑料,氨气,环氧树脂,切削油、切割液,PVC,PP,其他有机化学原料,硫酸,燃料油,天然气,沥青,乙酸/醋酸及乙酸/醋酸盐,二乙胺,三乙胺,溶剂油,库存化工原料,GPPS,一乙胺,生物肥料、生物制剂,更多 >>